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118图库九龙乖乖图库

翟天临又上热搜了被高校毕业生半夜改论文骂上去的

  发布于 2019-09-30   阅读()  

  距离“学术不端事件”过去了近3个月,5月27日,以“一己之力撬动学术圈”后在公众面前鲜少露面的翟天临又上热搜了。

  6月临近,各大高校的毕设结稿日倒计时开启,毕业生都纷纷进入“头秃”疯狂改稿状态。

  为了达到学校降低论文查重率的要求,通宵熬夜改稿的孩子们,这些天一个个都顶着“烟熏妆”,灵魂出游一般地“飘荡”在学校的路上。

  2月翟天临“学术不端事件”爆发后,其个人被北京大学光华学院做出博士后退站处理,北京电影学院也决定撤销其博士学位。此后更有湖南大学硕士毕业生刘梦洁,南京大学教师梁莹等人的学术不端问题被爆出,给社会造成恶劣影响。

  据人民日报报道,针对学术造假问题,教育部频频发文,要求严肃查处学术不端、招生考试弄虚作假等行为,表示“零容忍”。教育部还公布了《教育部2019年部门预算》,其中更提到2019年教育部拟抽检博士学位论文约6000篇,预算为800万元。

  当初学术不端却风生水起一路学位拿到手软的翟天临,自然成为了人们讨论的典型代表。

  网友们只找到他读博期间一篇2783个字的论文,查重率高达40.3%,重复字数1125个,这都能顺利博士毕业不由得让改毕设改到心力憔悴的学生们怒从心起,呜呜泱泱地冲向了翟天临的微博评论区开始发泄痛苦。

  自从2月14日翟天临因“学术不端”发布致歉信后,再未发声,于是这条评论区的最新评论和转发全都被毕业生攻陷,而且大多发布于凌晨3、4点。

  夜深人静,还在凄凉地敲着键盘的学生@翟天临:你睡了吗?你怎么睡得着?我还在改论文!你配睡觉吗!

  这可能是全国各大高校学生们第一次放下“一本二本”之争,“团结一致”将炮口统一瞄准了翟天临。

  “我上辈子是一路水学位的翟天临吗,所以这辈子只是想本科毕业都这么难……”

  别的不说了,但至少报销一下查重费吧,也好歹对得起翟天临在论文末尾“致谢”中的友情出镜。

  这些毕业生们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发泄在公众人物翟天临的身上,有网友看不过去了。

  翟天临学术不端时被全网唾弃,可对学术成果的严格要求放在自己身上却不情愿了,“这都是什么心态?”

  这番批评话音刚落,就遭到了不少人反驳,直言这种说法简直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他们解释称,并不是对己不严,而是低查重率在一些需要大量引用的本科论文中实施不易。

  因为知网等学术文献资源网站的查重规则,有不少专业词条及解释、现行法律法规、国家标准、史料、文学典故、代码、公式、实验器材等,在最终查重报告中都会被标红,即认定为“抄袭”,但这些内容都不可以擅自改编或扩写。

  无论是理工科生、文科生、医科生……许多人都在论文改稿时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明明都是自己做实验做调研而得出的内容,但却因为必须要引用的内容或常见文书句式使查重率超标。

  为了能顺利降重获得答辩资格,毕业生们不得不把一篇好好的论文全部改成大白文,“改到不知道怎么说人话。”

  让学生们不满的是,自己要辛辛苦苦才能完成论文毕业,而翟天临当初却能“一气呵成”的反差。更何况有媒体后续还报道过其硕士论文也存在抄袭问题,但却没有进一步处理结果。

  还有人认定翟天临“学术不端事件”是自己学校今年对毕业生论文降低查重率的罪魁祸首,一环接一环,这才让愤怒一触即发,众人纷纷跑到翟天临3个月前的微博下“鞭尸”发泄。

  不过有人认为,其实每年临近毕业论文查重答辩之时,都是学生们叫苦连天的时候,由于查重规则导致的论文修改问题每届学生也大多经历过。

  但因为作为公众人物的翟天临,今年被爆出的“学术不端事件”不光给青年人们树立了不利形象,更是在社会上影响非常恶劣,成为学术界的反面典型事例,这才被改论文改到满腹怨言的孩子们当作发泄渠道。

  这些网友还真诚建议,学生们的当务之急,并不是疯狂组团谩骂,而是应当合理安排时间,尽快按照导师要求修改完善论文得以顺利毕业,不是吗?

  至于翟天临,从发布道歉信后,几乎消失在公众视野,也暂未有复出消息的传出。

  也许以后每年的毕业季,都会被迫暂时线上“复出”,被一波又一波的毕业生“疯狂问候”上热搜吧……